她记忆中的哥哥有点闷骚,也就和认识的人可以开个玩笑,面对生人都是拘谨生涩,这也是她笃定楚生无法适应直播的原因。
 
    但是看到这里,天骚起来的哥哥,是真的全程骚话不断!
 
    “神特么死的有尊严一点,昨天怎么落地摔死的,这就忘记了?”
 
    “呵呵,与其在这里吹逼,先好好想想怎么进圈吧!”
 
    “没有逼数的主播,关注了关注了。”
 
    楚生还是老套路,只带了一百发556备弹,50发762子弹,一把4一把四倍镜98k。
 
    剩下的全部用来装医疗资源,烟雾弹、手榴弹以及燃烧瓶。
 
 第26章:杀孽太重,有违天和
 
    楚生将四人身上搜刮一空后,没有着急离开,反倒继续在p港搜索起来。
 
    他在找一样东西,一样罕见但对他至关重要的东西。
 
    楚生直到毒圈开始收缩这才心满意足的选择离开。
 
    楚生刚走出屋子,整个p港就开始被轰炸区笼罩,对此楚生早习以为常,要是轰炸区不来,这才有意思。
 
    之前后面的街道已经扫过一次了,没有看到车辆的影子,楚生搜到东边的街道扫了一眼,还真让他在三仓前的公路上看到一辆车。
 
    “哥,这里有辆车!”
 
    苏小沐看到载具首先兴奋道,毕竟p港距离圈中心的l港,简直是天涯海角,要是没有载具恐怕根本跑不过去。
 
    然而楚生扫了一眼载具,反而问道:“哪里有车?根本没有的好吧!”
 
    苏小沐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,明明一辆蓝色的小轿车停在路边,怎么能说没有车呢?
 
    然而弹幕中一片全是学着楚生说话的。
 
    “哪里有车?根本没有的好吧,肯定是小鸽子你眼花了!”
 
    “什么车,哪里有车?大舅哥在的地方不存在车的,我闭着眼睛都知道。”
 
    苏小沐看到弹幕里水友的节奏,这群指鹿为马的家伙,今天非得打他们的脸才行。
 
    “哥,你把镜头移到三仓旁边的路上,那里有一辆蓝色的小轿车的,我就不信是我瞎了!”
 
    苏小沐一副不罢休的架势,楚生见状连忙道:“好好好,我先到屋子里躲一躲,等待会儿轰炸区结束后,就扫一眼可以吧?”
 
    苏小沐对着弹幕和镜头‘恶狠狠’地说道:“哼,追风是吧,污神是吧,我都记着的,就是你们最先带的节奏,待会儿就让你们看看谁对谁错!”
 
    苏小沐傲娇的双手叉腰,等待轰炸区的结束。
 
    好不容易轰炸区结束,她连忙催促楚生走出去。
 
    “哥,快出去看右边,我就还就不信了……”
 
    苏小沐话音还未落,楚生就已经从窗户上翻出去,随后对着街道一眼望去,只见路上停着一辆冒火烧焦的小轿车。
 
    楚生强忍笑意道:“小轿车确实有一辆,但是黑色的,还不能开,我刚才说的没错吧?”
 
    “我刚才记得有谁说蓝色小轿车,难道是幻听?”
 
    “东海市眼科医院赵主任周天早上的专家门诊我已经预约好了,联系方式是232093723,有点逼数的人请自觉。”
 
    “小鸽子:错的不是我,是这个世界。”
 
    到这里苏小沐哪里还不明白,气愤地小粉拳在楚生身上轻敲了两拳,撒娇道:“都是你,你刚才要是早点过去,不就证明我是对的了嘛!”
 
    “呵呵,早点过去我怕是就黑屏了。我都说了我这把是要吃鸡的,记得我们的约定!”
 
    楚生伸出右手揉了揉将苏小沐的头发揉乱,随后朝着沙滩跑去。
 
    车这个东西太容易被炸到了,楚生其实刚才早就看到那辆车的,但是霉运缠身的他是根本没机会去开那辆车的,所以干脆自己有点逼数,找其他办法。
 
    毒从楚生身上划过,开始掉血。
 
    楚生朝着沙滩跑去,因为第一局的经验告诉楚生,海面上的载具一般很小几率被轰炸。
 
    一来是轰炸区不会刷在单纯的海面上,只会包裹着一部分海岸。
 
    二来轰炸不会炸在海里,只会落在海岸边上。
 
    这样的设定就给楚生机会,因为船在海岸边,被炸毁的几率较小,所以还是可以搏一把的。
 
    当楚生经过三仓之后,果真在海边看到了一艘船。
 
    “哥,海边有船,活了!”
 
    小沐显得很兴奋,她到现在也算是看出一点端倪,似乎自己的哥哥在游戏中运气不太好啊!
 
    这都接连三个轰炸区了,看这架势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?
 
    而且落地搜了三个屋子都没有枪,一把小手枪都不给,这有点说不过去吧?
 
    要不是运气好灭了一队把装备搜齐,恐怕这阵早已沦为ob观众。
 
    “楚生毒刷了,你能想办法过来不?”陈思琪知道楚生霉运缠身,杀了一队人,但是没有载具难道这次再光腿跑过来?
 
    兔子和小爵也是这么想的,这条航线一路上可谓危机重重,比上次的距离还要长!
 
    “我不用操心,你们自己小心点,别我还没到就死了。”
 
    楚生看到海边有船,但是此刻新一轮的轰炸区又来了,他只好躲进仓库里面暂避风头。
 
    陈思琪可是知道楚生这张嘴的威力,顿时道:“呸呸呸,你这毒奶!你倒是小心你自己吧!”
 
    “咦,为什么我闻到了恋爱的酸腐气味?”
 
    “楼疼。
 
    好在轰炸区出现距离轰炸还有一个时差,楚生利用这个时差狂奔,眼看着船就在眼前,楚生决定先喝两罐能量饮料将能量拉满。
 
    刚蹲下身子打开拉环,之间面前的船顿时被一个火球引爆,发出嘈杂的爆炸声,变成一团漆黑。
 
    噗!